首頁 > 專欄 > 健康飲食 > 聖女果是不是轉基因蔬菜?

聖女果是不是轉基因蔬菜?


犀利士5mg

聖女果是不是轉基因蔬菜?


聖女果是不是轉基因蔬菜?


番茄的家史


番茄名字中的一個茄字確實貼切,它跟茄子是一家,同屬茄科植物。番茄的老家遠在南美洲的安第斯山脈。大約在公元前500年,野生的櫻桃番茄(分佈於南美洲8種野生番茄之一)被當時的中南美洲統治者——阿茲特克人收進了自家菜園,果如其名,這些番茄有著同櫻桃比肩的苗條身材。


在16世紀初,歐洲人剛剛踏上南美大陸上的時候,就對這些長著漂亮的果實的植物產生了濃厚興趣,並且將它們搬回了歐洲大陸。只不過,這些番茄被送進了花圃而不是菜園。據說這個錯誤的放置,是因為一本植物書上的一條錯誤的記載,番茄被打上了有毒品的標簽,並且被命名為狼桃(wolfpeach)以示其毒性兇猛。


直到後來,意大利人開始在匹薩等菜肴中使用番茄,番茄才被真正當做一種蔬菜來推廣種植。注意,直到這時,番茄都還是袖珍型。從番茄加入蔬果隊伍開始,追求更大更多的番茄果實就成了育種的主要目標。隨後,不斷地雜交選育,確實讓番茄的個頭越來越大了。只是,有些標志性的東西似乎遺忘了,這些大番茄不香不甜,甚至連酸味都被省略了,這樣的東西完全失去了狼桃的個性。


於是農學家又翻出了那些番茄品種的家底。可能你也想到了,我們吃的聖女果就是最原始的番茄品種,甚至可以說是沒有完全馴化的品種,DNA序列分析的結果確實證實了這一點。在最近的一些育種開發中,重新開始將那些口感風味俱佳的小個頭櫻桃番茄的優良性狀通過常規雜交重新組合在一起,就得到了口感極佳的聖女果。所以說,迄今為止,聖女果跟轉基因技術還沒有發生過關系。


轉基因番茄,確實有


那麼,有沒有轉基因番茄呢?這個確實有。實際上,早在1994年,在美國已經有轉基因番茄品種FlavrSavr上市了;1997年我國也培育出了華番一號,在通過檢測後也推向市常不過也不用擔心,目前在番茄中導入的基因只是為了延遲番茄的成熟時間,抑制番茄體內部分特殊蛋白質的合成,從而關閉了降解細胞壁、讓果實軟化過程的開關。這樣,就可以讓番茄經得起長途跋涉,從千裡之外的菜園來到我們的餐桌之上。


當然,這些品種在投放市場前都經過嚴格的動物實驗,所以也不用擔心它們會干擾我們的腸胃和健康。FDA對轉基因番茄進行了老鼠實驗。不過,老鼠是不吃番茄的,不管是轉基因的還是天然的生番茄都不合它們的胃口。所以,在試驗中只能用管子直接把番茄醬注入到老鼠的胃裡。第一次實驗,吃兩種番茄的老鼠都安全;第二次實驗中,吃轉基因番茄的20只老鼠中有4只中招了,而普通番茄組的什麼事也沒有(這也是被反轉基因廣泛引用的實驗結果);不過緊接的第三次實驗結果是灌進兩類番茄的老鼠都出現了胃部損害。最後得出結果是,大量吃下(如果這種進食方式能稱為吃的話)轉基因番茄和普通番茄醬的小鼠都有胃部損傷的危險,畢竟番茄中的酸含量不低,這對腸胃不是什麼好東西。


除FlavrSavr基因本身,還有人擔心那些當做轉基因成功指示燈的基因。它們原理是,如果轉基因成功,這樣的細胞就不會被抗生素殺死。為了進一步明確這個標志性的抵抗抗生素的外源基因對動物的影響,研究人員專門搞出了純的由FlaverSavr耐藥性外源基因編碼的蛋白,再次逼可憐老鼠吃下。即使當飼喂量達5000毫克/千克體重時,小白鼠依然活蹦亂跳。考慮到這種蛋白質在番茄果實中總蛋白質(每100克FlaverSavr番茄含蛋白質0.85克)所占的比例不超過0.1%,人類怕是很難通過吃番茄吃到小鼠的劑量,因為一個體重60千克成人至少要吃下350千克的番茄才與實驗老鼠的攝取量相當。並且在模擬胃的條件下(pH1.2的胃蛋白酶溶液,37℃),該蛋白在10秒內即被降解。要想影響人體,這個基因顯然還嫩了點。


最終,FDA得出的結論是,FlavrSavr轉基因番茄跟市場上的其他番茄一樣安全。這就是到目前為止關於轉基因番茄安全性的認識。


結論:聖女果其實是種原始番茄,多吃點自然不會有什麼問題。即便是轉基因的番茄,在上市前也經過了嚴格的安全性試驗和評估,食用是安全的。


散賣試用 | 印度超犀 | 藍必利吉 | 必利勁60 | 萬艾可 | 綠必利吉 | 威格拉 | 樂威壯 | 威而柔

下一篇:蒲公英泡水喝的功效
上一篇:吃苦瓜到底是好是壞

熱門推薦

    相關產品